伊金霍洛旗:贯通城市“水动脉”
───
发布时间:2018-09-05 11:40     作者:鄂尔多斯日报     来源:伊金霍洛旗      【字体: 】 【打印】【关闭

从历史的天空俯瞰伊金霍洛旗,水草丰茂、湖光倾城,梅花鹿儿栖身、戴胜鸟儿育雏……

在今天的大地眺望伊金霍洛旗,绿草萋萋、波光粼粼,百鸟还乡、百花争春……

似乎是历史拐了一个弯,仿若一种回到原点的巧合,百姓渴求的正在加速回归。

在这疏影横斜、花香袭人的暮夏初秋,读懂城市的春姿勃发,需要拨开“似乎”这些表面的宏阔,具象到问题,又找寻到答案,发现“只有活水恒流,城市方能钟山川之灵秀”。

针对“水从哪里来”的困惑,回答“水往哪里去”的疑惑,破解“水要怎么用”的课题,是伊金霍洛旗以“绣花功夫”打通城市“水动脉”,以内外循环的生态水系工程拉升高质量发展曲线的“三部曲”。琴瑟和鸣,城以盛人。

水从哪里来?

百姓的问号,恰是时代的声音。

桥上有人看风景,桥下有水潺潺然。站在阿镇柳沟河前,脚底柔软的草坪,身边浓密的树影,还有清波荡漾的河面,嬉戏欢闹的孩童、悠闲散步的老人,怎么能让你相信过去,柳沟河还只是一条季节性河流,河道几乎干涸,砾石成堆。如今,一条景观河生态廊道沿着白马桥穿城而过,成为城市品质的新延伸。

柳沟河的水来自哪里?是与民而争的自来水吗?

带着问题朝着东南方向前进。从东红海子出发,驱车前往30多公里之外的内蒙古赛蒙特尔煤业有限责任公司。沿路都是茂密的绿化带,在路的中间和两边的绿化带里,不断有喷头旋转着喷射出高达两米多的水柱,水柱呈抛物线形落下,正好覆盖了疾驰而过的煤车。

“这些喷头的喷射直径是12米,不仅用来绿化浇灌,还能除尘净化,对煤矿周围的路段作用尤其明显。”伊旗圣圆水务有限公司黄刚介绍说,“这些水,就是前面这个煤矿来的”,说话间,车子已经穿过了赛蒙特尔煤矿的大门。

眼前,是占地5800平方米的地面水处理站,三个高6米直径9米的多介质过滤器正在嗡嗡作响,“我们矿井里的黑水打到采空区预沉淀为清水,再经过斜管混凝沉淀后来到这里过滤,之后再除氟,便可以达到地表三类水的标准了。”赛蒙特尔煤矿的副矿长说。

赛蒙特尔煤矿的副矿长拿出一份“矿井疏干水检测报告”,以证明他所言非虚。在这份报告上,所分析项目的测定结果均显示“达标”。为了这个结果,赛蒙特尔煤矿投资20多万元建立了实验室,并外聘专业的团队进行管理运作。

“光这个技术团队一年的费用就是350万元,但是每天看到高质量的水得到了充分利用,改善了我们的生态环境,觉得很值。”赛蒙特尔煤矿的副矿长说。

赛蒙特尔煤矿每天可产生疏干水6万多吨,除了回用之外,每天有两到三万吨经过专门的管道流向西红海子。

在西红海子的出水口,十多根“110管道”组成一排颇为壮观的“喷泉”,每天有7万吨的疏干水被源源不断地注入这里。而在9公里长的输水管道的东北方便是东红海子泵站,这里也被称为输送疏干水到达各个节点的“心脏”。每天大约有1.5万吨的疏干水通过泵站,提到掌岗图河,借助掌岗图河坝系西高东低的地势,先流到西红海子湿地,后流入东红海子湿地。

伊旗对于疏干水的全面利用,更像是一场“倒逼”之旅。

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建设的“紧箍咒”一紧再紧。2017年,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所有煤矿的出水口都被“封死”,疏干水不得外排。伊金霍洛旗境内有75座现代化矿井,虽说矿井疏干水量大小不一,除去自用后,剩余皆为“负担”。

经过调研,当前伊旗可进行疏干水综合利用的煤矿主要集中在三个地区:东部矿区、西部矿区和乌兰木伦河沿岸矿区,共计20座煤矿,日排水量约23.3万吨。

据此,伊旗制定了疏干水整体利用近期规划,开始有步骤地实施疏干水综合利用环境整治示范项目。项目主要利用伊旗东部煤矿达到排放水标准的疏干水为阿镇提供绿化用水和生态补水,沿途向阿大公路、巴苏公路、包府公路、边贾公路以及煤炭物流园区提供除尘绿化用水,最终汇入伊旗西部的西红海子,恢复西部地区生态系统,同时向汇能工业园区供水。

而疏干水综合利用环境整治示范项目正在不断产生“晕轮效应”,目前,已经有11家煤矿与圣圆水务公司达成协议,加入到项目中,预计到明年上半年,全旗总体量超过18万吨的疏干水将全部利用起来。

有了充足的水资源,城市便有了灵气,有了营造“湖光秀色”的底气。

水往哪里去?

8月26日,位于伊旗的城投绿城·诚园二期正式开盘,而从25日傍晚起,近百位购房者便在售楼处开始排队。诚园北邻乌兰木伦河,南靠东红海子,东眺刚刚建好的人工湖,正是优越的位置吸引了不少购房者。

“水是生命之源。水资源综合利用既能促进伊金霍洛旗的生态文明建设,也能为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注入活力。下一步,伊金霍洛旗将利用水资源的综合效能,有效降低企业成本,并将所有的湖泊利用起来,助力乡村振兴。城市建设以水为‘核’,城市围绕功能建,产业围绕发展兴,为伊金霍洛发展创造新动能,拉动全域发展新的增长极。”伊金霍洛旗委书记曾对新华社记者说过这样一番话。

以“水”作子,伊旗下了一盘棋,优化环境、创新服务、推动旅游业、拉动内生力等都是“棋路”。

城外的7万吨的疏干水,城里的1.8万吨的再生水,变废为宝后,究竟如何利用,伊旗着实动了一番脑子,也下了一番功夫。

当疏干水激活了乌兰木伦河、掌岗图河、柳沟河、东红海子、西红海子,一条“三河两湖”的内外循环的环城生态水系从纸面落到地面,当“以水为核”“以绿为先”的城建新思路变成高质量发展新路径,城市的“水动脉”正式贯通。

在城里,扩大人均绿量与缩小自来水用量;在城外,拓展生态空间与提升环境容量。当缺水与发展这个矛盾的对立面握手言和,这道“二元方程”终于有了答案。

在阿镇体育街南,达尔扈特路西,一大片花田簇拥着绿草地,一汪清澈的水波倒映着蓝天白云。每当在此驻足,伊旗人就会颇带骄傲地说:“这里以前就是个垃圾场,夏天污水横流、苍蝇乱飞,冬天臭水结冰、垃圾乱跑”。

今年,伊金霍洛旗启动城市建设再造工程以来,这里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水街”,2.1万平方米的草坪、3.4万平方米的花田,2.6万多平方米的水域面积让这里灿然一新,成为集市民休闲、亲水体验、儿童娱乐、生态旅游为一体的综合景观,成功带动周边商业,人气和商气一并爆棚。

“水是用来戏的、不是用来观的;沙是用来玩的、不是用来看的;草是用来踏的、不是用来赏的”,当伊旗城建局副局长说出这个理念时,其背后是一个强大的连锁反应,而“反应堆”则是水——“再生”的疏干水和中水。

引水进城,城因水而活。伊旗通过分离市政用水和居民用水,以疏干水为主,中水补充,应用水资源、水环境、水景观“三位一体”的城市水系综合治理模式,做足水循环、水利用、水经济文章,利用水内涵、水特色、水文化形成因水成街、因水成景、因水成园的架构体系,通过借景造景、构建亲水乐园等方式,为城市居民创建优美的滨水环境,真正让市民亲近自然、融入自然、体验自然,不断提升居民幸福感、获得感。

目前,“三河两湖”工程已经完成了水系贯通,将共计铺设疏干水主管网85.2公里,各煤矿至疏干水主管网共36.7公里。项目建成后,伊旗新增水域面积197万平方米,人均新增水域面积13平方米,中心城区水域面积可达1940万平方米。

但在黄刚看来,这远远不是目标。他说:“不远的将来,伊旗还要利用疏干水让已经干涸或正在缩减的‘七湖八淖尔’全部有水,还要进行大面积矿区生态恢复,修复被破坏的水系,带动全旗形成一个整体循环生态水系”。

正是因为坚持系统集成,伊旗使水的利用避免了“碎片化”的短期时效问题,而是有着更高的站位更长远的展望。

黄刚的这个说法得到过专家的论证,“伊金霍洛旗疏干水整体利用远期规划”便是现成的佐证——疏干水将用于东部重点采煤沉陷区总面积124平方公里的生态恢复治理绿化、农牧发展用水。同时,南北贯通东、西红海子,将之打造为城市中集商业、休闲、娱乐、生态保护、生态旅游为一体的景观区。

用黄刚的话说,东红海子和西红海子是伊旗的两个肺,既是疏干水的蓄水池和转运站,也是城市的“水景观”,将来,这里会成为新的黄金区域,疏干水将使之产生更大的“黄金效益”。

水要怎么用?

胡珂说她最惬意的时光,是在这个小小的城里“走一走”。慢节奏地,没有任何期许地,只是让灵魂跟着脚步,随便走着。但总是有“小惊喜”在前方等着她,因此,她的相机里充满了这个城市的照片,一街一景,一花一草。伊金霍洛旗,她说:“这么美,不容易”。

跟随着胡珂的脚步走到伊旗的白马桥,这是伊旗与康巴什区的一个“边界点”。从胡珂的角度回望伊旗,是层次分明、浓淡相交的绿,街道被绿簇拥着,建筑被绿环抱着,绿与绿之间最“扎眼”的连接符是水,造型各异的喷泉、穿城而过的小桥流水,还有林立于草地、花木间的小型喷灌……从河北的大城市“西漂”到伊旗,她说:“这是我愿意老去的地方”。

好水用在好地方,还得有好法子。

目前,阿镇城区园林养护面积已达67平方公里,绿化覆盖率达48.4%,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到94.8平方米,是国际大都市伦敦的人均26平米的近4倍。平均每天用于园林灌溉的水量为5万吨,其中30%左右为城市中水,70%左右为煤矿疏干水,并实现了中水回用日清零,有效防止了城市中水利用陷入“空转”。

伊旗“三河两湖”的城市“水动脉”打通后,疏干水水系接通了275公里的中水管网,中水和疏干水一道沿着“毛细血管”延伸到大大小小的“绿带”下。涓涓细流,为城市“加湿器”提供原液。

在生态水系建设中,伊旗的“用水账”既考虑到了精细化管理,又兼顾到了“细水长流”的省钱法则。

疏干水和中水不仅激活了城市水生态,还大幅降低了城市绿化成本。如果将“三河两湖”生态水系所处的区域进行硬化与绿化,施工费用需8700万元,每年绿化养护成本需400万元。但是实施生态水系工程,生态效果更好了,工程费用却只有硬化、绿化成本的三分之一。

“就拿世纪大道为例,9公里长的里程安装了10000个喷头,这些喷头浇灌1小时,可灌溉面积105万平方米,相当于以前的800辆水车同时运行。每辆水车上的自来水费、人工费、燃油费加起来,浇一吨水差不多是7.5元,现在安装了喷头使用疏干水和中水是0.4元每吨,你说这个改造值不值?”伊旗园林局副局长用一个反问句作出了肯定。

粗略算来,仅用水成本一项,伊旗每年可降低2552万元。设施成本也同步降低,今年增设喷灌喷头34500个,淘汰水车90余台,喷灌覆盖面积1510万平方米,占中心城区绿地总面积的2/3,使用成本仅为传统水车浇水的8%,年节省灌溉费用1631万元。

生态水系工程的实施,使得园林绿化从“大水漫灌”转向“精准滴灌”,各类植物年均生长量普遍提高50%以上,这又为采购种苗省下了一笔钱。

伊旗还在煤矿疏干水沿线共4条道路安置了园林绿化喷头,包括阿大公路13至39公里,巴苏公路全段,包府公路42至69公里,边贾公路全段,共设置喷头约5404套。从人工清洁到喷水净化,不仅节约了成本,而且更安全更便捷。

解码每一组成本削减的数据,背后是伊旗在“水动脉”建设中的秉轴持钧。

在伊旗的蓝图里,“水动脉”建设后期,将结合水域增建亲水、嬉水设施,风情水街、高端餐饮娱乐等配套设施,有效带动周边商业的启动、升值,以生态效益激发经济活力。

城,所以盛民也。“水动脉”为伊旗带来的是一场“蝴蝶效应”,从环城水系建设到景观绿化升级,从绿色街区打造到城市品质提升,从聚集人气到点旺商气,从市民享受到游客留恋,百姓有多少梦想成真,城市便有多少高质量发展的质料得以厚植。

芳草斜阳,清浅时光,莫道是寻常。天高水长,当“水在城中、城在绿中、人在景中”的生态宜居环境,成为百姓人人可享的发展红利,伊旗以一条“水动脉”将未来照亮!

 

分享到:0
        
Copyright(c)2015 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主办 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承办
地址:鄂尔多斯市康巴什新区市党政大楼B座832室(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政务公开科) 
电话:0477-8588676 8589994  邮箱:ordoszwgk@163.com
鄂尔多斯市政府信息公开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  技术支持:内蒙古汇联科技有限公司